您现在的位置是:美职家网 > 百科

两年斩获5轮融资,半导体闯入一位90后

美职家网2023-09-15 10:13:28【百科】9人已围观

简介来源: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郑伟,编辑:吾人这名半导体界为数不多的90后,又双叒斩获新投资,近亿元。有人说,闹铃一响就起、自拍不用美颜、快递只收不拆,是现代“狠人”的新标准。实际

来源: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两年轮融作者:郑伟,斩获资半编辑:吾人

这名半导体界为数不多的导体90后,又双叒斩获新投资,闯入近亿元。位后

有人说,两年轮融闹铃一响就起、斩获资半自拍不用美颜、导体快递只收不拆,闯入是位后现代“狠人”的新标准。实际上,两年轮融这些标准在一位90后“狠人”面前简直就是斩获资半小玩闹。这位“狠人”名叫黄崇基,导体他创立了微崇半导体,闯入是位后一位晶圆量检测领域的新锐,他究竟“狠”在哪儿,一起来看看。

01 放弃国外优渥生活,回国创业

黄崇基,1993年出生于一个四线城市的普通家庭,从小就对电子类产品非常喜爱。在美国求学期间,他逐渐对光学产生了浓厚兴趣。2015年自美国名校本科毕业后,他没有选择火热的软件、计算机等专业,而是瞄准超快激光和材料这一方向进行科研和攻读博士学位,扎实积累科研经验,潜心钻研光学技术。

半导体量检测领域总体上有着很高的技术壁垒,也一直为少数巨头所垄断,新技术难有突破和发展。在美读博期间,黄崇基加入到美国某半导体检测设备公司,凭借着自己对超快激光和材料领域的专业理解和“狠人”精神,短时间内就实现了对创新型光学量检测技术的掌握和突破。不久后,由他重点参与的世界首台运用创新检测技术的在线检测机台成功上市。黄崇基先后负责了该机台的光学工程、系统工程与调试、客户验证以及现场服务工作。

在美工作期间,黄崇基除了围绕公司核心产品创新开发,还主持与国际头部半导体客户的合作。他的才华和努力受到了客户的高度认可,其创新技术在客户端成功开发,亦验证了很多新的应用场景。仅仅一年,黄崇基就被任命为公司负责系统和整机工作的副总裁。

工作上风生水起,美国绿卡的申请也在顺利进行,对于很多在美打拼的华人和留学生来说,黄崇基似乎是他们羡慕的对象。不过,“狠人”们往往不甘于眼前的风景,他们的心中怀有诗与远方。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半导体领域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国内“卡脖子”问题也日益严峻,怀揣一颗科技报国之心的黄崇基,这时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回国。2020年底,他毅然出售了美国的房产,放弃了申请中的美国绿卡,踏上了归国创业之路。

彼时我国的半导体量检测设备严重依赖进口,调查 数据显示,2021年的国产化率仅为3%。拥有量检测领域深厚积累的黄崇基决心继续在此领域发力,他坚信,从细微之基,做崇高之业,Be Aspiring。为了实现理想抱负,他以“微崇”为名,携手两位志同道合的伙伴于2021年3月创立了微崇半导体(Aspiring),立志打造一家全球领先的中国半导体前道检测设备制造企业。

02 融资碰壁,自己砸钱也要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半导体量检测设备公司属于重资产企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技术出身的黄崇基一开始对于投融资并不了解。用他自己的话说,“回国创业之初,没想太多,那时候也不懂什么投融资,只是想不管是花自己的钱也好,还是怎样,就是希望把这个事情给做起来。”

在刚刚寻求融资之初,整个过程挑战巨大。“虽然当时的融资环境比现在要好,但几个年轻人拿着PPT就想要融资,对于很多投资人来说,可能感觉到的确定性不是很高。另外,由于半导体光学检测技术赛道非常垂直,很多投资人对我做的这个细分领域知之甚少,也让他们处于一种看不懂的状态。”黄崇基在接触了很多机构后发现,“由于我们做的是非常细分领域的创新性技术,大多数机构对于我们团队画像和背景,其实有非常大的担忧,所以他们多数采取了观望的态度。”

尽管经常碰壁,但黄崇基和团队依旧坚持了下来。“在没有拿到融资之前,我们就用自己的资金,包括一些朋友的支持。所幸当时还有公司所在园区——上海杨浦科创集团领导的大力支持,帮我们提供公司前期注册和服务,包括推荐投资机构等等。”黄崇基介绍道。

直到黄崇基遇到了武岳峰资本和云启资本。“像武岳峰资本与我们对接的投资经理是刚从国内头部Fab厂(晶圆代工厂)出来做投资的,所以他对客户端的需求非常了解,同时也能看到我们创新技术的未来价值,这让我们之间的合作变得很顺利。”黄崇基回忆说,“交流过程中,这位投资人也曾直言,‘像微崇这样团队只能是两种,要么是非常厉害,要么就是骗子,我们接触下来坚定的认为微崇是前者。’经过与一些投资机构深入沟通做尽调,我们逐步形成了一些积累和产出,也让大家看到我们的决心。当然,对于投资人对我们的信任,我们真的很感谢。更为关键的是,我们要证明给投资人看,他们没有选错。”

2021年9月,微崇半导体拿到了由武岳峰资本领投、云启资本跟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天使轮;2022年2月完成了由云启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2022年11月,完成了数千万元Pre-A+轮、Pre-A++轮融资,Pre-A+轮融资由中芯聚源独家战略投资,Pre-A++轮融资由临芯投资领投,老股东云启资本继续跟投;2023年8月,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由新潮集团、建发新兴投资、水木创投、永昌盛资本共同投资,老股东临芯投资持续加注。

两年时间不到就已收获5轮融资,在黄崇基看来,武岳峰资本、中芯聚源、临芯投资、新潮集团都是长期关注半导体的专业机构,云启资本是善于投早的知名机构、建发和永昌盛是LP+直投的模式,他们对于硬科技行业的创业者会遇到什么问题都非常了解。这些股东不仅是在资金层面给予微崇半导体帮助,也会在客户资源层面进行推荐,包括投后赋能等等,比如云启会经常组织相应的专题讲座或活动来帮助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快速成长,对微崇半导体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关键的推动作用。当然,微崇半导体也会选择机构,“我们一直遵循‘小步快跑’原则,尽管多轮融资,但总股东并不多。这主要希望能够与一些认可我们的机构,去共同实现抱负。”黄崇基如是说。

03 厉害还是骗子,用行动说话

在筹措粮草的同时,黄崇基也在聚拢和培养人才。“我们以海归半导体技术团队为起点,汇集到国内大量软硬件系统、光机电、应用领域的资深科学家和工程师,以及业内认可的行业大咖。其中不乏来自国内外名企名校的精英。”同时,由于微崇半导体拥有自己独特的创新技术,所以也很适合自己去培养人才,“很多独当一面的工程师都是我们从头开始培养的,有的甚至没有半导体方面的基础。这方面,我觉得中国半导体圈子,不能只通过猎头方式或其他方式去挖人,更多的还要有专家团队培养自己的人才,丰富半导体圈的人才库,这样才能推动半导体产业逐步成长。”目前,微崇半导体的整体研发人员占比已超过了70%。

天时地利人和,黄崇基拿到融资后带领团队仅用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完成了alpha机台的研发和生产,同时开始向客户进行推广。

不过,新的难题又出现了,对于创新性技术,不止很多投资人看不懂,实际对于半导体制造端的客户来说同样具有挑战性。一方面,对于微崇半导体的创新光学检测技术,客户以前从未听说,也未曾用过。另一方面,传统设备运行良好,也让更新换代的动力不足。

为了改变客户认知,黄崇基带领团队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去接触客户,包括在展会和论坛上做宣传,方便客户了解产品和相关技术,同时也会联合客户尽量多开发能够满足需求的应用场景,比如传统机台升级和国产替代场景,以及共同探索新的应用场景等等。“在应用场景的共研共创方面,我们现在做的是比较不错的。在客户侧,微崇半导体的战略规划也获得了认可。”黄崇基介绍道。

“我们运用非线性光学和超快激光来对晶圆进行量检测,能够检测到晶圆内部的一些缺陷,而这些缺陷在以前传统光学检测方法下是没有办法检测到的,这是我们为客户提供差异化解决方案的一个竞争力。同时这也是一项补充检测技术,面向客户的一种额外检测问题的手段。目前国内头部的4家客户,已有3家做过多轮的demo,同时获得了头部客户的订单。”

04 量检测设备,半导体工艺之眼

一个小颗粒、一段轻微划痕、几纳米的误差、丁点儿的尺寸变化,都会导致芯片无法正常工作。因此,守护芯片制造质量的半导体量检测设备,便有了“半导体工艺之眼”的殊荣。

有鉴于半导体制造的整个过程里工序众多,可达上千道,即便前道工艺中每个环节的良率为99.9%,最后成品的良率都会降低至不能接受的程度。在任意一步附着上灰尘或尘粒,都会产生无法预测的缺陷,导致无法正确创建电路图案,进而妨碍芯片的正常运行。所以,非常有必要在半导体制造过程的关键点建立计量和检查过程,以确保可以获得可靠的生产良率。而这正是量测和检测在半导体制造过程中占据极其重要地位的原因。

可是不同于肉眼可见的检查与测量,如今的半导体工艺已到了纳米级别,面向晶圆的量检测必须洞悉到微观世界的细微变化。以当前市面上最主流的直径300mm晶圆为例,要在几分钟内,找到一个10平方纳米的缺陷,仿佛同样时间下要在地球表面上找到一个充电宝一般。而且不仅要“找到”,还要“量出”关键参数,才能满足芯片在线生产的速度要求。这无疑是份“技术活儿”。

除了上述这些作为当前主流的精度高、速度快的光学量检测技术外,微崇半导体所开发的ASPIRER 3000,在承继了光学量检测自身优势基础上,创新性地集成了非线性光学和超快光学技术,可满足晶圆生产中对“不可见”的晶格缺陷和电学特性进行高效量检测的需求,在研发、爬坡、量产各个阶段为客户提供解决问题的新选择。

成立不到两年,微崇半导体就已完成了机台的自主研发与产品迭代,设备零部件国产化率超过80%,去美化率接近百分之百。其中,对于一些国内买不到,国外又无法进口的的零部件和软件,我们都会进行自研,“这方面如果我们做好了,相当于为国内的半导体供应链生态进行了补齐”,黄崇基表示。硬件是从0开始的,涉及设计、选型、安装、调试、升级等各环节;软件方面,已开发约100万行代码,很多算法均为自研,很多理论模型的搭建、公式体系的推导都是独立自主完成的。

对于未来的投入规划,黄崇基指出,“计划在两方面发力,一是对现有技术进行持续性投入,挖掘更多应用场景,包括支持目前的硅基以及未来的第三代宽禁带半导体等等。二是投入开发客户需要的,但目前国内仍为空白的创新性或替代性技术,以推动我国半导体产业链走向更自主、更完备。通过产品共研、场景共创,携手客户一同前行。”对于产业侧发展,黄崇基认为,“从业者应该稳扎稳打,要静下心来认识到差距之后进行追赶,像我们这种新技术希望能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一些额外的竞争力。”

纵观量检测设备市场,随着半导体制程的发展,整个市场规模正逐年上升。据Gartner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半导体工艺控制设备市场规模达到135亿美元(约合984.11亿元人民币)。尽管全球市场规模超过了百亿美金,但细分领域众多,壁垒非常高。目前全球量检测设备龙头企业KLA,市占率最大,超过了50%,产品线齐全。与此同时,国内也涌现出了一批新的量检测设备企业,半导体量检测行业正处于百花齐放的阶段。

能否抓住发展大势,突出重围,成为摆在国内半导体人面前的新命题。而诸如微崇半导体这样的创新企业,正立足于前沿的光学晶圆量检测技术,用积极的行动去迎接挑战,应对下一个未知的不确定性。

很赞哦!(627)

相关文章